首頁 > 文化教育 > 正文

 

桃源驚蟄記:相約幽谷中的俏佳人

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20-03-17 14:55:07       來源:全國網聯重慶站

  仲春將至。我立于桃源的一棵大梨樹下。

  驚蟄已經過去了。我總覺得他是二十四節氣里為數不多的豪放派,壯如懸著腰鼓的西北大漢。其他的節氣,諸如雨水、小滿、白露等等,自是婉約的江南少女。
  這個大漢的鼓聲一響,大地蘇醒。樹木打開心房與花苞,說出積蓄一冬的情話。
  此時來桃花源看花,是個好時候。每個人都有兩個自己。一個跟著時光老去;另一個永遠是少年模樣。一個漸漸學會了推杯換盞、心口不一、追逐銀子的光。另一個永遠愛花,熱淚滾燙,懷里藏有一座桃花源。
  眼前的梨花,如一場透明的大雪。開得熱烈,豪邁,光華四溢,蕩氣回腸。梨樹真的是才子。梨花潔白,照亮了眼睛和心情,令人不可思議。能和這潔白媲美的,只有初戀的心。而梨樹的枝條,極黝黑,極遒勁。花與干的對比,那么強烈,那么驚心動魄。
  這個才子,文武雙全,筋肉如鐵,錦口繡心。樹干是他的江湖之身,花朵是他的廟堂之心。他居于草莽,卻一直仰望星斗。上馬提刀破敵,下馬提筆寫出美麗到憂郁的詩。他是可以的。
  少年的我喜歡梨樹的果,現在的我喜歡梨樹的花。那時梨花開了,我沒有美的感覺。我只是預先感覺到了梨甜中帶著微酸。而今我癡迷梨花,我常癡想它慢點花落成果。是童年的我不懂審美,還是現在的我買櫝還珠。或許從果到花,是從肉體升華到精神。年歲漸長,物欲如藤蔓爬滿全身,我想借一潭花影來清潔靈魂嗎?
  梨花開滿枝頭。一種莫名的憂傷開滿我心頭。梨樹旁的小溪,泉水泠泠。我隨著溪流,走向桃花。在桃花源看桃李,自然更有感覺。看山看水看花,最終看的都是心境。
  桃花是佳人。她從遠古一路走來,灼灼其華卻帶有脂粉氣。直到東晉,《桃花源記》橫空出世。她身上的脂粉氣,才一洗而空。從此她素顏示人,但她依然不改國色。她是幽谷中的天人。桃花源里的桃花,多生在幽谷中,溪澗旁。生的真是地方。
  走進陶公祠,我覺得世界瞬間安靜了下來。耳朵里唯有鳥鳴與心跳。陶淵明是一個安靜到極致的男子,像秋潭里的日影一樣。一直記得中學語文課本里他的圖像。他的那雙細長的眼睛。微微睜開,卻有著看透功名利祿的力量。他衣袂飄飄,潔凈到無一粒紅塵。他的步履極輕,但他驚動了田園。他無意名聲,但他驚動了詩歌史。
  他是田園之美的發現者、大知音。他捕捉到了田園的令人驚艷的風神。自此詩人們紛紛用溫潤如玉的漢字,在宣紙上構建詩意田園。國人又多了一個心靈棲息地。如果中國古典詩歌有二十四節氣,那么陶淵明就是驚蟄。
  春雷如巨鼓,驚醒大地。陽氣也要開始扶搖直上了。蟄蟲也動起來了。蟬、蜻蜓、蜉蝣、螢火蟲,都將開啟一個新的輪回。蟄者,潛龍勿用也。一些蟲子給人間以光,一些蟲子給人間以聲,還有一些蟲子給人間以禪。
  一陣松濤,拂面而過。是春天在歇氣嗎?從江南水鄉,跋山涉水,登上了神州大地的第二級階梯,春天辛苦了。該停下腳步,放飛下自我了。桃花源里,李白如冰雪,桃紅如丹砂,松綠如翡翠……春天在桃源里肆意地揮霍色彩。
  我打開礦泉水,對著陽光,一晃。半座山的春色,就收入瓶中。瓶水晃動的聲音,輕如情人私語,又重如萬鈞雷霆。(文/彭鑫  編輯/朱月月)


kb88凯时官网 - kb88凯时官网网址